我要投稿 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欢迎分享给我们,我们会给与适当的补贴

Latest

废话

发现在说废话繁杂无比像杂草丛中的破娃娃 挂着雨水和杂草尸体此时彼时的一时感慨都像是在污染着原本干净素淡的地方在这里又似乎虚伪的掩面痛哭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Read More

早上九点

常常想要走出去,也是每次都惧怕改变在种种类似的矛盾中 觉得痛苦不堪决定做一件事的时候是没有理由的或者是不想去解释理由犹如困在一孤岛上每看见一个人都会向他呼喊 寂寞只是真的要离开又舍不得岛上的美人鱼这怕是可以理解的吧昨天写了封长信给远方的人写着竟然想哭他曾经给抄席慕蓉的诗给我在他的书上写信走很多路看一场不喜欢的电影有很多的回忆只是我的记忆又自动封存了……我想我始终是欠他一个解释解释为什么突然志愿改到温州解释为什么会突然失去消息 失去回音 echo只是我也无能为力觉得自己承担不来或许还要走更多的路才知道今天为什么这样做了才知道也许没有对错模模糊糊的认为 离开才是对的于是身边的人一直在告别告别着一场场绚丽的烟花是啊,生活只是一场游戏 我们只是戏子 登台唱罢 灯火扑灭我们也该死去我不知道南京的天是不是像他说的那样灰淡也许写信的那刻 曾经回心转意大早起来就后悔了在字里行间的软弱还是要一个人过下去 习惯了一个人的旅行 一个人的安静在陌生的人群里微笑难过或忧伤 没有人会嘲笑信寄了出去 我又开始一个错误只是没的挽回后知后觉的伤害感还是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我想我是软弱的孩子在坚硬的外壳下小心的褪着死去的表皮像痛苦是蛇 盘旋在废弃的仓库里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的美景一览无余 时而虚无缥缈
Read More

一个男生(未完)

不帅的人会觉得外貌不能代表一切而没有钱的人会说金钱不能决定爱情他说内涵决定一切,因为他发现自己即不帅也没有钱 他叫路,一个出生在80年代的男孩。他只谈过一次恋爱,只有一个月,可是他很少提起那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他说有时候他会想她,那时侯路会说,其实他还喜欢她,到现在。路,不喜欢压马路,虽然他有时候也喜欢走很长的路他说他在思考,思考关于人生的东西。他说那些太深奥了,怕我们不理解.所以什么也不和我们说.总之路,是一个孤独的小孩.常看见他,听着音乐,流泪… 沉默的人总是容易消失在人海路常常会消失在我们旁边,去旅游,去看海,去看书或者一个人在网吧里,安静的上网我们不知道他的mail,msn,qq他没有告诉我们,我们也没有去问他他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却各自独立就好像没有出去聚会,路总会和我们一起去只是我们热情洋溢而他,一个人坐在角落,安静的,让我们遗忘他的存在他象一个幽灵,没有人记得他,也没有人可以忘记他 有一天,路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他难得开口和我们说话,路说,他发现了一个女孩然后滔滔不绝的和我们描述着那个女孩他的眼里满眼的爱慕. 生活的轨道总是延续着生活的规则虽然有时候会出现曲折,但是生活依旧是生活就像火车的轨迹,你按照已经安排好的一切,只是有时候也允许你出现一些波澜,也许神也有厌倦的时候毕竟一色的灰色总会让人更容易的疲劳路自从那天以后,就没有和我们说更多的话了总是在我们能看到的地方躲避我们,也许他是在躲避整个世界吧 什么是幸福?路说,幸福是一个人在想死去的时候死去.我们不明白,只是路,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路说,那些太深奥了然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安静的让我们听见他平稳的呼吸他睡了,我们想.然后我们继续我们的话题.一些粗俗的类似生活的东西就好像我们总喜欢喝和可乐,而路总是喜欢矿泉水我们喜欢浓烈而耀眼的生活,而路却在冷淡中安静的看着我们在舞台上妖艳的舞姿路说:我们离生活太远,而他离现实太近我们带着面具彼此依靠,欺骗他说他看见了撒旦,那黑色的眼睛,充满了哀怜 生活着,我们只是一群孩子我们只想活着,在黑夜中,冰冷的心忘记了一切,也许我们还太小… 爱情是什么?彼处占有,彼此毁灭,然后让伤痕累累的心安静的失去希望最后彼此安慰的人结婚了,他们发誓,生出的小孩要去伤害别人.然后快乐的生活遗忘一切,到老去的时候,再看看彼此的尸体,心想老都老了,一切总归结束了. 路说,他的qq的密码还是用前女友的生日他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只是他懒的去修改而已也许有一天,她会知道,一直到现在他用她的生日做qq的密码也会她会感动,也许她还会回来吧我们想路也许一直不能忘记吧,对他来说,刻骨铭心吧. 我们是迷惘的,路也一样,是迷惘的只是我们喝醉了,而路是清醒了。路说,他害怕孤独,所以他喜欢去热闹的地方一个人会让他感觉寒冷,他喜欢看这别人忙忙碌碌,远远的看着就好象他喜欢听着我们在熄灯后的对话而他从来不发表什么,他说,那让他觉得他还活着至少,还知道,他还在人间,他说有一天他想消失在这个世界无所顾及可是那是一个梦,近乎于奢侈。他说,他想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因为他要睡很久,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 路说他没有宗教,可是他有信仰人依靠着信仰活着,就好象他不舍得踩死路边的昆虫他说,那些可能是上辈子,相遇过的人只是轮回,让他们各自用不同的方式出现所以他相信缘,他说他想等等一个爱他的女生,等一个他爱的女生上辈子注定的事情,他想坚持,一段朴实的爱情。没有海誓山盟,一切都已经注定吧开始注定了结束,只是有时候总是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路说,那是一个梦,在适当的时候醒来,就好象生命
Read More

一场游戏

很难说我现在不是拿游戏的态度面对这个世界吧很多时候在想,自己是不是认真的对待自己的人生吧 今天nono请我吃中午饭,然后去学北区的外事处突然发现时间一下子靠近了,那种气息油然的让我害怕刚进来的时候毕业遥遥无期,一切都是新的,充满生气没有现在的冷漠,热血的觉得自己可以做些什么我想,那就是新生综合症吧现在我已经大二了,以从前老生看我的眼神看这新生觉得自己冷漠的像是动物,迷惘的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只是我还是我,改变的是时间而已吧等待着自己被学校说 time out,he game is over.We must stop the dream. 后来去了北校区上课,我觉得自己还真郁闷逃了这里的课却跑到那里认真上课不过老外上课还真积极,做着各种动作,模仿着各种声音仿佛讲台是他的舞台,他songing,jumping我羡慕的,想和他一样自由,他是自由的吗?。。。
Read More

民工

早前的日记 今天补完整了 有的时候觉得自己视野太小 沉闷的呼吸不畅快  邓论课上,讲到农民工的劳资问题逢年过节回家或返校都会在火车上看到挤的满满的农民工小时侯就对汽车过敏,汽油的味道一直是一种恶魔四处走动也是火车居多人多拥挤而且脏乱 过道上常常摆满了民工的行李小推车过来的时候 工作人员都会粗暴的让他们把东西挪开于是要一遍遍的放回挪开大家每每提及民工大多是嫌恶的表情和语气我想我只能沉默 不习惯和别人去争论也不善辩解我常常想,那回家的拥挤着的民工可能是我同学的父母亲可能是同学的表兄弟或堂姐妹可能是小时候陪我玩耍的小伙伴也可能是辍学的同学即使我已经忘记了他们的长相和名字 甚至我们只是同校在火车上送过<诗经>给一个打工的男孩他问我会不会相信他能在温州成功我只是重重的点头 在车上遇到过去杭州打工身边的妻子治疗的精神病的中年男子 妻子在车上发病哭泣 在递给他面巾纸的时候 看见的表情是坚毅的年轻的时候肯定有英俊的面容 只是我只能继续写自己的日记因为并没有能力帮助他们  甚至没有资格没有时间去打扮 等不及的要回家去 甚至蓬头垢脸的挤上车子我们并没有资格去责备他们什么 也许善意的提醒是我们应该做的习惯了各种人的鄙视 因为无从知晓 而在愤怒或抱怨也许我们也是所有的阶层都是不过是包了一层不一样的外衣
Read More

回家和文曲星

文曲星上次不知道怎么的弄坏了现在比较郁闷的看着他无法点亮打电话到客服问了一下说温州没有维修点真的是郁闷加上郁闷是很郁闷的说只能到送到杭州去维修了还特地跑到市区来觉得自己和白痴一样吧 今天没有怎么发手机短信nono说明天会到温州,说要请我吃午饭happy来着~~虽然冒着长胖的危险我决定牺牲了~~
Read More

晚上上课

晚上临时通知要上课来不及把强生润肤露抹均匀扯了件黑t-shirt穿上 拖着瘦瘦的包去上学这一路的风还算舒服只是夏季的闷热已经潜伏在每一道风里梦境还在脑子里盘旋 像一种怨恨在图书馆的文学那一阁看见一个穿纱质黑裙的女孩子 轻盈的像飞着的树叶我的心似乎跟着飞舞只是书阁还是太闷了 无法呼吸想远了 课堂上很嘈杂 带去的<周作人书话>也看不进去每每难过的时候 就觉得很饿 包里备着糖果为了在情绪低落的时候补充血糖补充能量 是的 活着需要能量爱需要能量 恨和生气也需要能量也许那个夏季消耗了太多的能量而使我无法再在阳光里畅快的呼吸我想我真的不喜欢炎热的季节在春夏之交的路口 花开的姹紫嫣红树叶盛放着浓郁的绿色 强烈的呼吸着广场的银杏摇曳身姿 风过来时 它们掉下很多的水珠,落在我的身上像是眼泪球鞋沾着星星点点的泥土 也有芳香音乐也不要了 就这样安静的坐着逃课没有成功血糖太低 怕自己会晕倒 发着短信 不再和同桌说话勾几个英文单词这样没有意义的课还要上很多老师在一片嘈杂里讲的很大声 我觉得他很辛苦我们也很辛苦 我如果做这样的老师 会不会痛苦的死掉还是炎热起来的天 还是如花一样的姑娘 我怎么会迷上你 我的灰姑娘 我什么都能放弃 居然今天难离去…………郑钧的音乐还是一样的迷人曾经伴随我很多个寂寞的夜 寂寞的只剩下山坳里的闪电 冒着红紫色的光灿烂的星也许是神的眼泪 因为他们太寂寞
Read More

六月的阳光

昨天一夜都没有睡好了因为天气很热,以及那些让人不舒服的蚊子所以大部分时间我只能依靠上课的时候,弥补我的睡眠胡乱的看这白花花的太阳,发现六月已经靠近不知道为什么我痛恨这炎热的季节,可是我却在这个季节出生很多时候人们都生活在这个充斥着讽刺的社会吧 今天碰见了初中的同学,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却不知道应该在手机中应该如何命名我不知道她知道了会有什么想法,god 原谅我吧 虽然我一向都没有什么记性
Read More

cd掌柜

nono发给我两支曲子,想想也有段时间没有听那些音乐了路上碰到打口cd的老板,笑笑,觉得很奇妙,长发的老板,我称他cd掌柜去了几次,他问我是不是给男朋友买这些摇滚的,跟他说是自己买他又问你是艺术学院的? 呵呵,不是,化学他安静的又笑笑,店铺里养着小鸟,还有漂流的充气船,玩的生活问他为什么来温州卖cd,答在家没有事做,要吃饭,还是无所谓的表情先前好贴着自己写的诗,第2次去就已经撕掉了,颇有点自豪的说是后现代风格我只是微笑 可爱的掌柜 抽屉里摆着满满的磁带,不知不觉的就已经满满的了,只是提不起精神听随声听里一直放着carcass的,就这么盲目的躲在里面,不理会外面的世界渐渐习惯在键盘上打出自己的话语以后的日子像没开的花 不知道展开花瓣的一刹那是什么样子的
Read More

关于睡眠

最近嗜睡 很严重一睡便会做梦 都是卡通加武打睡醒了背上是细蜜的汗水也许是闷的太久,没有行走也不知道如何改变嗜睡的现状每次醒来都觉得自己会像风筝一样散掉骨骼然后飞出窗外或者化成一潭水,流到下水道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