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欢迎分享给我们,我们会给与适当的补贴

我为何反对“国东恋”

  已经在惊涛骇浪中跌荡了两个多月的“东新恋”似乎正陷入越来越不妙的境地。1月8日,就跟很多人所预料的一样,东航方案在股东大会上遭到否决,有90%的A股股东和超过70%的H股股东投了否决票。李丰华惨败。国航挟舆论护拥之势,随即明确提出将在两周后提出具体的收购方案。日前,北京的新华社发表评论称,国航与东航结盟不会造成垄断的局面,其为“国东恋”护航的意味十分明显。

  东新恋之所以遭到中小股东及舆论的一直唱衰,原因正在于贱卖一说,而这也是很多人支持国航的理由所在。不过,当“东新恋”很有可能被否之际,我却愿意把一张否决票投向“国东恋”——我对“东新恋”保留意见,但我坚决地反对“国东恋”。

  反对“国东恋”的理由只有一条,那就是我反对垄断。反对任何形式和任何形势下的垄断。一个可以预见到的事实是,一旦国航入主东航,那么它将垄断北京和上海两大航空港的市场份额,使得已经初现市场化格局的中国航空业重回垄断老路,二十多年的改革付之东流。表面上看,国航比新航多支付了30多亿元,而最终这笔钱将从每一个消费者的钱包中掏出。所以,我们必须反对任何形式的垄断,在某种意义上,垄断没有好坏,只有坏或者更坏。

  其实,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来看“国东恋”——如果没有“东新恋”在先,突然有人提出要让国航与东航结盟,那么在舆论上会出现怎样的景象?我估计一边倒的会是激烈的反对声音。而如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支持“国东恋”?这其实是对“东新恋”的一种情绪性的反对。

  “东新恋”之所以被集体唱衰,关键在于价格,其实,很多专家或股东都乐见这对新人结合,只是觉得迎娶的“嫁妆”太少了——特别是出现了国航这个搅局者之后。新加坡航空的管理价值和品牌价值很难被量化,这是问题之症结所在。所以,新航如果真有诚意,就应当重新估价,提出更有建设性的竞购方案。

  本次东航风波呈现出前所未见的激烈对抗景象,这是近八年来大型国有垄断企业之间发生的第一次敌意收购案,也是垄断行业开放过程中,第一次出现公共讨论的空间。尽管有舆论认为这是中央政府在政策控制上出现了失控,也有人视之为利益集团之间的白热化博弈,不过我还愿意将之看成是一个微妙的进步。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不但李丰华身不由己地成了一个试验品,中国公司日渐破除市场垄断的曲折进程也同样受到考验。

Tags: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