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欢迎分享给我们,我们会给与适当的补贴

于无声处的张狂

不是张狂的人,也不习惯于张狂
其实我给人的影响应该是就算在大堂中央也会被人遗忘的那种类型.
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别人微笑,看着自己微笑.
总觉得自己还是小孩,只是喝酒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长大如此的痛苦而漫长.

低调似乎成为我的主题.

2 Comments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