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欢迎分享给我们,我们会给与适当的补贴

此生,一马相随——《情癫大圣》

看了这个影评才想起里面的美艳,妖诺如此,娶一个这样的妖也不错了
可是借用唐僧说的一句话,妖终归是妖他妈生的,人是人他妈生的
只能说,咋们也只能看看电影幻想一下,更何况美艳还是外星人,呜呼哀哉
我辈读书人是没有这个福气了,不知道帖子发在这里是不是合适
只是觉得同是性情中人就讨论一下吧

五百年前西域一带有个传说,一个来自中土的和尚唐三藏将会带着他的三个徒弟去一个叫莎车城的地方,取一批已经寄存了很多个世纪的远古经文,传说中这些经文能让世人放下屠刀,不再残杀。而莎车城,就是取经的最后一站。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影评:

隔了些日子想起这部电影,依旧是会有这样的画面:阵阵马铃声中,一位僧人,一匹白马,相伴着行走在无垠的荒漠中。这样漫长而艰辛的路上,没有一点羁旅困苦,只是旁人哪能品味出其中的欣喜和满足。我见过无数的脸因恋人而生辉。有时哪怕轻轻地提及对方的名字,娇羞含嗔的面容也能把心事透露。美艳就是其中一个。一个外表丑陋但心地善良的妖精,就在一刹那间爱上了唐僧。这很荒诞也很离奇的爱情经历就这样展开了,没有人会追问他们为什么要走到一起。因为谁没有在明月朗照的夜把自己的心事慢慢吐露?或许已经模糊了,或许依然惆怅,但那些左右自己的回忆仍旧不愿道别,如刚分开的掌心还有两个人的热量。

看着美艳故意跳下悬崖而把藤子的另一端放在唐僧面前而调皮的摸样,看着她为了做一餐斋饭而弄得焦头烂额,看着她为了救出唐僧的徒弟们而略施小计哄骗那帮妖精,你会觉得人生得此一女足矣,象《鹿鼎记》里的双儿,默默地为韦小宝打点着一切。这样的女子唐僧也会动心了。所以他才会记挂起那个独自上山砍柴,没带蓑衣的她,才会在马车上温暖地说一句“冷就靠过来吧。”才会不感觉到这个女人的容貌不是那样的可怕。这些琐碎的故事和相聚的时间都被堆积成爱的土壤,在两人含笑的对视中流露。他们都渴望天方乐土,可那毕竟遥远,生活不是美好的梦想舞台 ,真相的代价就是不肯回头。

朋友说,一般的生活中如果有这样的误会,很难解释清楚的话,两个人的故事也就完结了,终只是缺憾之曲的翻唱而已,生活并不缺少这些。可电影还是能给我们一点奇迹,美艳在哭泣中打开了那个幼时神秘的盒子,结果变成了貌美的超级女战士。她喃喃歌唱着这惊奇的变化,飞扬的天空中,不知她是否看到那几个字“不负如来不负卿”。澄净透明的心会带她去找那张憔悴不安的脸。电影的最后,一遍遍地重复着一个女人的哭喊和一个男子艰难爬行,镜头慢慢定格在带血的三个手指上,原来所有的甜蜜和悲凄都蕴藏在这晃动着未闻声响的手上。有时候无声比有声更有力量。生命里蜷缩的痛苦中我们也曾彷徨张望,却没在关键时刻大声说出想要的,我们在时间里错过了花开花落,却在孤舟独钓中把春秋冷却。

多少年的时光才能把沙漠吹成芳草萋萋的鹦鹉洲,多少次的追逐才能望见天涯的尽头有鹿儿心跳的回头,多少次的等待才能轻触你苍白的面庞,闻冷冷月光下百合的清香。马铃杳无声息, 在每个人的孤独之外,也有一颗滚烫的心,在沙漠深处,在西行的路上到处都有。

Tags:
4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