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欢迎分享给我们,我们会给与适当的补贴

Tag: 经验类

众议院通过C24法案 入籍新政近了

  本报记者张文慈   联邦国会众议院周四二读通过《加强加拿大公民法》(Strengthening Canadian Citizenship Act)的C-24法案,联邦反对党批评,政府限制辩论时间只有两小时,以多数优势强行通过,可说非常不尊重多数忠心的本国移民。   联邦自由党公民、移民及多元文化评论员麦家廉(John McCallum)在电话会议中表示,自由党反对C-24法案大幅收紧入籍规定,无论语言要求及居住时间都大幅收紧,加上赋予移民部长有权取消拥有双重国籍的加拿大公民做法,这些都无法让人接受。   麦家廉也反对取消国际学生入籍前在加国居住时间,可以一天算作半天的旧制。他说;「联邦新民主党(NDP)所提修正案已遭否决,但希望联邦保守党可考虑在送交委员会审议时,加以保留。」   他批评,C-24法案要求申请人须在6年内实际居住满4年才能入籍,连为加国公司派驻国外工作的移民,也需符合新入籍规定。他说;「联邦保守党根本缺乏弹性,剥夺移民权利。」   麦家廉同时不认同扩大语言考试年龄,由18至54岁扩至14至64岁,毕竟很多60余岁长者英语能力并不完美,但这不减少他们对加国的承诺,提高年龄范围是对上万忠心加国公民的侮辱。   另一方面,联邦新民主党移民评论员卡什(Andrew Cash)表示,目前等候入籍人数高达30万人,移民部不设法增加人手处理积压个案,却强行通过C-24法案大幅收紧入籍规定,这种做法无法让人接受。新民主党认为,法案可能不符合宪法,其中最令人关注的是因犯法被判刑,褫夺公民资格的做法。
Read More

国际留学生,得到 BC 省提名之后,变更工作需要通知吗?

本文仅供讨论之用,请务必在不要在真实案例上面采用。万事小心为妙。我可不想成为妖言惑众的人啊!—其实我就是喜欢琢磨的人 故事背景 朋友被开除了,但是已经递交了申请PR的表格,CIC那边的状态显示,“Medical Exam Received” 他苦恼的地方,这会不会对他申请PR会有影响,因为一般来说BCPNP是以企业的名义作为担保。 具体分析 本人不是专门的移民中介,所以对这方面也是一知半解,本着追求探索的心态,希望大家可以一起讨论。 BCPNP的网站上,有这么一个页面:What if you lose your job? 一般来说,你换了工作,或者失业了必须要上报BCPNP的办公室,他们再按照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是否支持你继续取得PR.也就是说,你失业了,并不代表你一定就会被取消BCPNP的资格.但是你不上报的话,你一定会失去这个资格。 下面是网站上面的Note: A change in your employment status does not mean the BC PNP
Read More

中国留学生申经验类移民 低薪遭踢走

在网上看到,我想这个和大家分享下是应该的,其实我觉得在加拿大,很多时候,都很注重合理性,就好像你是Store mananger,但是你的工资却在2,000以下,这个合理吗?这个和个人或者公司报税是一个道理。当然,如果你有什么看法,也欢迎和我一起讨论吧. 加拿大经验类别(CEC)从未明文规定要看申请人的工资收入,这项特性向来是CEC吸引中国留学生申请移民的主要优势;然而,最近却有中国申请人因为薪资低过市场薪资导致申请CEC被拒,她向联邦法院上诉,法官却认同允许移民官考虑申请人的工资并比较,再决定是否采纳申请人工作经验的立场。由于首度有联邦法院法官认同审查CEC可以考虑薪资,案件并成为案例,令到CEC「不用看收入」的优势岌岌可危。 联邦法院法官格利森(Mary Gleason)2月8日针对该宗CEC申请案作出判决,虽然她以移民官未给予申请人补充资料的机会、已违反程序公平,而给予申请人重审机会,但法官同时也允许移民部方面所提「移民官审查CEC申请时能否参考薪资」的重大法律问题,将交由联邦上诉法院再作认定。移民律师辛□王(Steven Meurrens)担心,不排除未来上诉法院作出对移民部有利判决,届时「CEC申请需看收入」将成为定局。 中国留学生秦琴(译音,Qin Qin)在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取得文科学位后,取得3年工作签证,且顺利在多伦多一间小律师行找到行政方面的工作。她后来以曾从事属于「全国职业分类」(NOC)编号1242的「法律行政助理」工作,以及NOC编号为5125的「翻译或传译」(translators or interpreters)申请CEC移民。 约克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秦琴申请CEC移民被拒,其中原因之一就是申请人工资明显与当地同类工作的薪酬低太多。 秦琴在去年1月31日收到拒签通知,移民官指导致申请被拒的理由,是她未能满足所需的相关工作经验的要求;移民官并归纳出两项令她的工作经验不被采纳的原因,其中之一就是申请人的工资明显与在多伦多当地,一样从事「法律行政助理」及「翻译」的薪资行情低太多;第二项原因则是申请人日常负责的工作细节,未达到NOC的要求。依规定,申请人每天工作细节,必须符合NOC所规定的一项以上,其工作经验才能被采纳。 秦琴不服被拒,她遍寻《移民法》施行细则以及移民部审查手册(CIC Processing Manuals),均未找到任何有关移民官审查CEC申请人的工作经验时必须考虑工资水平的条件。 此外,秦琴也不满移民官不给予她补充有关工作经验证明资料的机会,于是去年3月12日向联邦法院提出司法覆核,有关判决是在今年2月8日作出。 对于移民官是否可以考虑薪资的问题,格利森在判决中说,「为了确定申请人从事她所说NOC 1242及NOC 1525这两项工作,移民官看申请人薪资,并与多伦多其他相似工作比较的做法,是被允许的(permissible),也是合理的(reasonable)」。 只是,格利森也接受申请人所说,移民官未告知申请人将比较薪资,也未给她时间补充资料,有违程序公平原则,因此她同意给予秦琴重审机会。但「移民官必须给予秦琴足够时间准备资料,至于补充资料的内容则是有关工作经验的特性说明,同时包括「所赚薪资」(salary earned)。」 确认移民官可比较工资数据 格利森在判决同时,也确认(certified)了移民部提出两项重大法律问题(serious questions of general importance),分别是「移民官是否可以参考比较工资的数据,以评估申请人的工作经验是否符合申请CEC资格?」以及另一项有关「移民官对《移民及难民保护法》条例的解读,应要采取何种检验标准(standard
Read More

经验类移民一枝独秀 逆势增5成

  移民部公布2011年全年的移民统计,总抵?人数比前一年下跌逾一成,是三年以来最低,而中国移民人数持续下跌至不足2.9万人,比高峰期2005年的逾4.2万,下跌超过三成。另一方面,2011年中国留学生增幅逾两成,以超过2万名的总数继续稳坐留学生第一大来源地。  CEC明年增至1万名 此外,2011年整体移民人数都减少,只有“加拿大经验类别”(Canadian Experience Class,简称CEC)在一片跌势中「一枝独秀」,以53.8%的增幅成为吸纳移民人数增加最多的移民类别。而移民部昨日宣布2013年扩大CEC的名额至1万名,比2011年的统计数字再扩逾六成。 移民部昨日向国会提交的2012年移民年度报告,移民部计划在2013年共吸纳24万至26.5万名移民,但这个数字并不是历史上最高的,即使是26.5万的最高吸纳目标仍比2010大选年的28.0691万名抵加移民少了1.5万余人。而2011年的移民总数更比2010年下跌11.4%,成为三年来最低。 移民来源 菲连续三年称冠 在移民来源国方面,菲律宾持续第三年称冠,去年比2005年的吸纳人数升99.7%,相对下,以往一直是最大来源国的中国及印度,则仍未「止跌」。中国抵?移民人数的最高峰为2005年,共吸纳了42,292人,但到了2011年,则只有28,696人,跌幅高达32.1%。而印度同期的跌幅也有24.7%。 企业移民锐减35.1% 在2011年抵加各移民类别中,除难民外,其他两大类别总数均下滑——家庭团聚类移民比上年减少6.3%,经济移民总数亦比2010年下跌16.5%,其中企业移民锐减35.1%,成为跌幅最大的经济移民类别;紧随其後的是自雇类移民,下跌30.2%;技术移民亦大幅缩水逾两成半。 加拿大经验及省推荐移民成为唯二呈现上涨趋势的类别,经验类移民从2009年的2,545人增至2011年的6,027人,年增幅达53.8%,成为吸纳移民人数增加最多的移民类别,省推荐移民的增长幅度亦达5.5%。 移民部2013年移民目标显示,经验类移民将继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移民部预计明年将接收1万名通过经验类申请的移民,比2011年的该类别移民总数增长65.9%。 另外,2011年留学生总数达98,383名,比上年略增3.3%。其中,中国留学生共21,814人,年增幅23.1%,占留学生总数的约22.2%,继续稳坐留学生第一大来源地;紧随其後的是印度、韩国及法国,但韩、法两国留学生人数已较上年下跌,韩国跌幅达21.8%,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的29.1%。 不过,以中国留学生人数持续增加,将来透过CEC移民的中国人,仍有希望。 反常未详列明年各类移民目标 此外,移民部昨日公布的2013年移民目标,只简单区分联邦及魁省两大类的移民吸纳人数,而并非如以往移民部的传统,在公布年度报告时,详细列出翌年各类移民的吸纳目标。 对此,移民部发言人帕夫利奇(Alexis Pavlich)说,各个类别的细节数字,会在稍後公布,而对於为何「打破传统」,她则没有回应。 料明年技术移民仅1万人 而移民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指出,在总吸纳人数未超过前一年的情况下,移民部很可能是减了联邦技术移民的名额,才能增加CEC名额。他预计明年联邦技术移民的名额应只有一万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