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欢迎分享给我们,我们会给与适当的补贴

我和我的温大

外出游荡了2年,最终有些迷惑,为什么我在这里,为什么我会选择出去?
和我第一次到温大的时候,感觉一样.
走来走去,结果还是回到了起点,起点就是终点,也许是这样吧.

记得很深刻,我是提早一天到温州大学的,老师说让我负责迎接新生的事情.想象大学三年,我似乎越走越没落了
从“官方”走入“民间”是我的快乐,还是我的悲哀呢?
不过无乱如何,我还是很高兴,我还在温大留下了什么.

开学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因为我提早一天到,没有什么感觉.睡在学长的房间里面-那时候c区(现在的d区)还没有弄好
第一天,很忙,忙着迎接新生.我是最后一个到寝室的,那时候我记得是2楼,呵呵,想不到室友一住就是3年,我该如何评论这三年呢?
只是我觉得,大学,无论你如何经历,都是一段相聚微笑回想发笑品味想哭的岁月,只是想说,很高兴我能遇到了你们.

不过记得我们那次的开学典礼弄得特别大型哦,起名为温大之光,挺NB的一次 或者再也看不到那样nb的情况了
呵呵,所以我说我应该算幸运的,很多事情都让我遇到了

创立草样温大的原因,很大的情况是因为光明论坛,很多人应该挖坟墓的时候还能找到一些那时候的一些“讨论”
不过过去也就过去了,想不到草样温大一做就做了三年.
三年可不是很短的数字哦,我改如何来定义呢?草样温大成为我和温州大学的一根线,微妙的联系了起来.已经不仅仅是母校的问题了.
时间,有时候,是一件很莫名奇妙的东西.

带有理想主义的我,也许也因为我把一些事情总是设定的很理想主义.比如草样温大.比如温州大学,比如我的恋爱.
我曾经有过一段很短的恋爱,是在草样温大遇到的那个女生.只是后来很快就分手了.因为年少,也因为其他的一些东西.
不过那时候有意思的是我们一整个寝室的人都失恋了,在如此气氛下,好心分手似乎成为主打歌曲.也许那是一个失恋的季节.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去年暑假去温大看了看,温大还是那个温大,只是没有几个人是认识的了
带走了几张照片,一点点失落,只是自行车更多了.
不知道我买的那辆自行车是不是还在,应该早就消失了
记得大一的时候骑车上课,大而的时候走路上课,大三的时候选择性逃课.
然后就这么和温大说了声再见,便踏上了异乡
只是发现,这里怎么全都是小弟弟小妹妹.很多高中刚毕业就出来了……
想象我自己,妈妈的,大叔级人物了,还真对得起我这名字.算了,我所经历的大学,又怎么是你们能明白的呢?
看着今天要做的project,我开始想念温大,有朋友的日子了

2 Comments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