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欢迎分享给我们,我们会给与适当的补贴

张涛妹:温州商人“借鸡生蛋”的逻辑

  【投资】
    
  见习记者 张凤安 温州报道
  
  不可思议的是,用张涛妹自己的话说,她所有的投资项目,一开始都是用借来的钱进行操作的。
  
  “过几天,我准备去沙特利雅得去看看,如果项目好的话,就去筹集资金。”3月3日晚八点,刚刚锻炼完身体的张涛妹见到记者时,语速缓慢,如拉家常。
  “比尔盖茨、李嘉诚这些世界首富、华人首富,那么有钱了现在不是也在努力赚钱,比起他们来,我们有什么理由把钱放在银行里为银行打工呢?”
  在温州市区的松台山公园和人民广场一带,张涛妹小有名气,每天总有几位相识或者慕名而来的人来与她探讨投资心得,询问投资项目。
  温州商人困境
  2005年对温州商人来说,是并不轻松的一年。“比较肯定的是在2005年底,不到三个月时间,有300亿温州资金从上海房市撤出来。而没有撤出的也多半是被套牢了,估计套牢资金也有几百个亿。”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告诉记者。
  不仅仅是炒房团,还有炒煤团、炒油团等等,温州商人似乎碰到投资天花板。而据温州银监局副局长张震宇调查,目前温州人手中有3000亿流动资金,正到处寻找投资机会。
  在张涛妹看来,对于像她这样的个人投资者,投资国企是不可能的。除了房地产、商铺以外,国内还有什么项目呢?
  “温州人的资金使用效率非常高,持币比较少。”农业银行温州分行信贷部副主任郑巧容这样形容温州人的投资天性。
  但经历2005年的种种风波和传言之后,温州人的投资冲动明显下降。一直以来都是温州民间借贷活跃程度的晴雨表的民间借贷利率现在已经降到1分以下。对民间借贷非常敏感的张涛妹也迅速跟进,以8厘的利息借到一笔钱去把以前1.2分借到的钱给还了。民间利率的下降直接反映的温州民间资金的流动性受到遏制。而出现这个结果的原因就是温州人在国内的投资项目利润空间越来越小。
  2005年张涛妹花了130万元在江西九江买了一条运沙船,当时每个月可以获得5.9万元的纯利。但仅仅半年后,当地运沙船一下子多了起来,竞争经烈,租金直线下降。3月3日,承包方提出减租要求,把租金降到两万以下,否则船就没人开了。
  无奈之下,张涛妹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寻找新的投资项目。每天看温州当地的报纸,如温州晚报、温州商报或者是跟团到全国各地去参观。
  好项目在国外?
  当国内环境正在对温州商人“口诛笔伐”时,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却已经把招商引资的橄榄枝直接伸到温州,重点邀请的不是温州的中小企业,恰恰是温州的个人投资者。
  天天看报纸寻找项目的张涛妹注意到这样一条来自美国的信息:美国伊利诺伊州的芝加哥市将开设一个“美国国际物流中心”。这个中心会为商户办理赴美国所需的商务签证、报关手续、公司注册,提供法律税金咨询等一切相关事宜的服务。据该项目在温州的代理人介绍,3月底美国伊利诺伊州州长届时将亲自率团到温州推介,招揽温州商人。
  敏感的温州人从这条信息中读到了有价值的信号。在温州人聚集最多的义乌小商品城,因为温州人自身的激烈竞争,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摊位1年的租金就是10万元人民币。而美国芝加哥开出的条件折算下来,却是10平方米的商铺仅仅8万元人民币,而且还给配一个库房和一套两人住的公寓。条件不可谓不优厚。
  张涛妹饶有兴趣地也准备报名投资,但她觉得还不用着急,好货要比三家。就在美国芝加哥来温州招商的同时,她就花一万元报名参加了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在温州的招商。
  张涛妹有她的盘算。温州人擅长做轻工业品为主的小商品生意。而中东地区正是对小商品需求最大的地区之一。惟一让她有点担心的是当地的治安。
  因为担心中东治安问题,目前温州人除了在迪拜开设小商品城外,很少深入其他中东国家做生意。现在一个新的做法是与阿拉伯人合作,在温州本地办厂,“这样就可以稳定取得货源”。温州瑞安一位姓谢的总经理告诉记者,与阿拉伯人合作办厂一年来,生意出奇的好。
  最后采取哪一种方式,张涛妹说还要等她过几天到利雅得考察完之后再说。“但我告诉你,就算我决定投资了,我也拿不出这100来万的投资。”张涛妹卖了一个关子:“但我有办法搞到钱。你知道温州人为什么成功吗?其实说白了很简单,就是三个字‘胆子大’。”
  “借鸡生蛋”
  张涛妹的丈夫也不明白,为什么她的胆子这么大。十几年来,每一次张涛妹要做一项投资的时候,他总是尽量劝她不做。“因为他,这几年我至少损失了一百多万的投资盈利。”张涛妹笑道。
  张涛妹身材不高,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其貌不扬。15年前她成为共和国最早下岗的一批女工之一。与当时温州城乡的妇女一样,她试着在家里搞了一个家庭制衣作坊。现在回头来看,温州目前3000多亿民间流动资金中,相当一部分原始资本正是来自这些每天从早到晚忙碌个不停的小作坊。“每天工作到夜里两三点,这个累你们是想象不出来的。”
  1995年,不堪其累的张涛妹放弃了制衣作坊的生意,开始全身心投入在她看来劳心不劳身的投资生活。十年时间涉足房地产、出租车、轮船等领域投资。
  十年,她也见证了温州民间借贷资金从每个月三四分利息的疯狂到现在仅仅八厘的平静变化。
  1995年,温州出租车拍卖,每辆车包括车、牌照一共35万。张涛妹跃跃欲试,偷偷从朋友那边借来30来万买下一辆出租车。当时她算了一笔账,30万,每个月的利息按1.5分计算,就意味着每个月要还4500元的利息。而她的出租车每个月租给别人是6000元,还有1500元的赚头。
  不可思议的是,用张涛妹自己的话说,她所有的投资项目,一开始都是用借来的钱进行操作的。比如在2000年前后,房地产还不热,她并不投资住房,而是商业用房。张涛妹的投资逻辑很简单,住房的租金太低了,不够利息;而商铺的租金却高过利息,所以投资商铺肯定不会亏。
  因为投资收益跟着利息走,所以张涛妹十年来借了无数钱,但从来没有不按时还过利息和本金,所以她的借贷信誉也就此建立起来。
  温州民间借贷近20年来一直非常活跃,就是民间利息达到3分、4分高利贷的时候也很少出现问题,有人说这是因为温州人信用好,但信用好的深层原因却是温州人能够像变戏法一样钱生钱。而到底怎么样才能够钱生钱,张涛妹的投资理念算是其中一个代表。

Tags: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