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欢迎分享给我们,我们会给与适当的补贴

民工

早前的日记 今天补完整了 
有的时候觉得自己视野太小 沉闷的呼吸不畅快
 

邓论课上,讲到农民工的劳资问题
逢年过节回家或返校都会在火车上看到挤的满满的农民工
小时侯就对汽车过敏,汽油的味道一直是一种恶魔
四处走动也是火车居多
人多拥挤而且脏乱 过道上常常摆满了民工的行李
小推车过来的时候 工作人员都会粗暴的让他们把东西挪开
于是要一遍遍的放回挪开
大家每每提及民工大多是嫌恶的表情和语气
我想我只能沉默 
不习惯和别人去争论也不善辩解
我常常想,那回家的拥挤着的民工可能是我同学的父母亲
可能是同学的表兄弟或堂姐妹
可能是小时候陪我玩耍的小伙伴
也可能是辍学的同学
即使我已经忘记了他们的长相和名字 甚至我们只是同校
在火车上送过<诗经>给一个打工的男孩
他问我会不会相信他能在温州成功
我只是重重的点头 
在车上遇到过去杭州打工身边的妻子治疗的精神病的中年男子 
妻子在车上发病哭泣 在递给他面巾纸的时候 看见的表情是坚毅的
年轻的时候肯定有英俊的面容 只是我只能继续写自己的日记
因为并没有能力帮助他们  甚至没有资格
没有时间去打扮 等不及的要回家去 甚至蓬头垢脸的挤上车子
我们并没有资格去责备他们什么 也许善意的提醒是我们应该做的
习惯了各种人的鄙视 因为无从知晓 而在愤怒或抱怨
也许我们也是
所有的阶层都是
不过是包了一层不一样的外衣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