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欢迎分享给我们,我们会给与适当的补贴

无聊

小样他今天特矫情的说:你觉得我们会怎么样?

未央答:活着或死去

他又问拉:现在有心情和我谈情说爱吗?

未央答:怕.爱不起来

本来还存了点幻想,要是哪天神经正常了指不定去和他重新开始

又说拉:,其实我也怕,怕自己只是想借爱的名义做点坏事

未央答:要是只想做爱那去找同样的人,不爱了不要在一起扯淡

又说:是啊,我很色的

未央答:喜欢怎么活怎么活,色不是问题(心里觉着自己没来得及了解他的色就离开了,觉得庆幸,原因不明)

然后手机就没声响了,愉快的喝起绿豆汤,可见,人太真实了,尤其没有爱情的时候还是不要把话说的
太直接,把留在记忆里的仅剩的浪漫和纯真也撕的鲜血淋漓,想想莫名其妙的离开他是因为一种直觉
爱情在哪里呢?我常常在半夜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很俗很温暖的地方,在黑暗里,在逐渐淹没书桌的书
旁边做一些无关紧要的,别人也不理解的事是一个幸福,起码我不用去面对一个已经死掉的爱情昏昏欲睡
还是感谢他一下好了,这下年久失修的想法也终于倒塌了,真正的感受反而是轻松,未央还是未央,过客还是过客
所以即使我们曾经在某个时间相爱了,最终也只是一场闹剧,除非我们正常的结婚生子老去,那样的闹剧还是比较
具有沧桑横亘的气势的,哦,绿豆汤都凉了,他说要给我发照片
发就发呗,还扯什么爱情,郁闷的人到处都是,估计他是自恋太过火了,连浪漫点的再见也不会说,竟学着别人说
欲望,是人都有欲望,犯不着要这样渲染下的,我天,做了1年多同学,2年多没见,竟然在短信里说爱说欲望
还好我想不起来爱情在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纯美,不然刚下肚的汤水整个喷涌而出了,也许还带几许血以表达愤懑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