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如果你有好的文章,欢迎分享给我们,我们会给与适当的补贴

CNN预测:2013年将是严重全球危机的1年

 预测:2013年将是严重全球危机的一年。该危机是可预测的,实际上已经开始了。下届美国总统不可避免地将面对它。但是在坦帕举行的共和党全国大会毫未提到这个正在出现的危机。让我们看看民主党会不会做得好一点。

  危机来源于今年夏天的极端天气。80%美国大陆经历了干旱。俄罗斯和澳大利亚也经历了危机。

  干旱毁坏了重要作物。玉米收获量将降至199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仅仅在7月份,玉米和小麦的价格就分别上升了约25%,大豆价格上涨约17%。

  谷物价格升高会导致食品价格升高。对于发达国家的消费者来说,更高的食品价格是个负担——但是在几乎所有情况下,都是可管理的负担。

  美国人在各种食物上的支出只占税后收入的10%,包括餐馆用餐和预包装食物。盖洛普咨询公司调查显示,进行通胀调整后,现在的典型美国家庭在食物上的支出比1969年少三分之一。

  但是走出发达国家,食品价格突然就成为人类经济生活中唯一最重要的因素。在贫困国家,人们通常将半数收入花在食物上——他们所指的”食物”最主要就是面包。

  《金融时报》表示,2007年至2008年谷物价格上涨后,面包骚乱震撼了30个发展中国家,从海地到孟加拉国。俄罗斯2010年的干旱迫使该国暂停了谷物出口,并导致了所谓的”阿拉伯之春”。

  埃及政府从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译注:埃及50年代的总统)时代就向人民提供面包补助。一块扁圆面包大概需要一分钱。但是在2000年代末期,穆巴拉克政府发现它追不上谷物价格上涨的速度了。

  埃及人口从1950年的2000万增加到了1980年的4000万,翻了一番,现在则超过了8000万,埃及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小麦进口国。2007至2010年的价格上涨超出了穆巴拉克政府的财力。低价面包从商店消失了。不满越来越多。在英国杂志《旁观者》周刊8月18日号中,常驻埃及的阿拉伯语记者约翰·布拉德利(John R. Bradley)这样描述随后发生的事:

  ”开罗一小批说英语的精英们和他们的西方酒友的谈话,与埃及人民大众的谈话是截然不同的世界……涌入解放广场那些人的主要希望和突尼斯革命者的愿望是一样的:突然的革命性改变会奇迹般带来能买得起的食物。”

  如果食品价格再次上涨会怎样?中国尤其容易受到食品价格上涨的影响。2011年7月仅一个月的时间里,生活消费就上涨了6.5%。在2012年期间,通胀令人高兴地下降了。2012年美国谷物春季丰收的希望让中国央行能在夏季初放松信贷。现在中国政府在下一步做什么方面将面临一些艰难的选择。

  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有时被与1848年革命相比。那比我们认识到的更适合:”饥饿的四十年”是整个欧洲收成不好的年代。饥饿的人民就是愤怒的人民,愤怒的人民会推翻政府。

  2013年会不会给我们带来巴西的动荡、中国的罢工或巴基斯坦的革命?答案或许可以从商品交易所价格指数中读到——它丝毫不能让人们安心。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