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经验类

陪读,还是不陪读,这是一个问题

最近比较关注陪读这件事情,正好又看到一篇文章是说陪读妈妈如何转学签,不仅在费用上节省,还可以移民。这里我提取下里面比较精炼的信息给大家,原文的名字:国际留学生注意!爸妈来加拿大陪读,陪读完即可申请移民?! […]

移民加拿大有哪些靠谱项目

从读书到工作,经历过很多挫折,也收获和成长了很多,看到了很多人的来来往往,也被很多人询问如何移民加拿大。其实我一开始也很迷惘,毕业了之后,想是不是真的要留在加拿大,考虑了国内的房价、环境、以后小孩的教育,以及加拿大这边的种种对人的尊重,物价,食品安全等等,还是决定留下来。 […]

深度解析2019担保父母团聚移民申请政策

2019年移民局将会接收1万个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现就近期咨询父母团聚移民申请人关心的问题做归纳解答: 1. 请问是不是我收入符合要求,随时就可以递交父母团聚移民申请? 答:不是。201年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仍然以意愿表达+抽签的方式进行担保人申请人资格筛选。Interest to Sponsor系统于加东时间2018年1月2日至2018年2月1日正式开始接受担保人填写意愿表达。有意愿的担保人可以在2018年2月1日前通过移民局官网填写基本信息。抽签结果将于意愿表达系统关闭后由移民局公布。没有被移民局抽中,自行递交的申请将不予受理。 2. 父母团聚移民的担保资格申请表什么时候会有? 答:2019年的意愿表达申请会在2018年1月2日开放,其他完整的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申请表预计将在2019年1-3月内更新公布,具体日期尚未得知。 3. 2019年会接受多少父母团聚移民的申请? 答:2019年移民局将会接收1万个准备完善的新申请。 4. 如何得知提交的父母团聚移民意愿表达申请已经被接受?? 答:在您提交网上意愿表达申请后, 系统会生成一个确认号码, 请妥善保留这个确认号, 以备未来核对抽签结果。按照过往的经验, 如果您的意愿表达被抽中,您将会收到一封移民局的通知信。也可以通过输入意愿表达确认号来网上核对查询。 5. 子女担保父母的收入要求是怎样的? 答:子女作为担保人,收入要求的金额是按照每户家庭的人数来决定的。假设: 担保人一家夫妇两人+一个孩子总共三人, 担保双方父母总共四个老人,按照七口人来计算。参照下表,如果2018年被抽中,正式递交申请时,收入需要满足连续三年报税收入达到如下要求:2017年$84,631,2016年$83,695,2015年$82,091。七人以上,每增加一人,按照移民局公布的要求相应增加,具体的要求可以查看Guide 5772 6. 如果2019年递交申请,我需要满足拿三年的税收要求? 答:移民局对收入的考核,参照担保人手中最新的三年税单收入。假设2018年被抽中,收入参照2015-2017年三年的税单收入。这连续三年的收入都需要达到最低担保收入要求。如果夫妇双方互为共同担保人cosigner,夫妇两人的家庭总收入达到要求就可以了。 7. 担保人资格申请表上的current undertaking 和previous undertaking 是什么意思? 答:Current undertaking:是指当下正在申请的担保人资格。 Previous undertaking: 是指之前您过往作为担保人或共同担保人的申请并且已经成功获得永久居民资格。之前被退回或拒签的申请不算。 8. 报税收入是NOA报税单上的税前还是税后收入? 答:申请用的报税收入参照NOA税单上的Gross Income(报税单上的第150行) 9. 请问过去的税可不可以补,补的话算现在的税,还是当年的税? 答: 原则上,如果有遗漏的税,可以补税。补的税算当年的税,不是现如今的税。具体税务问题请咨询专业会计师或报税师。 10. 计算收入时,请问哪些政府津贴补助需要扣除? 答:担保人申领的省府培训计划津贴,省府社会救济,政府重新安置财务补助,EI失业保险金、老年津贴等不算收入,需要扣除。 11. 已经怀孕而尚未出生的孩子怎么计算人口? 答:在递交申请当时尚未出生的孩子不用计算在现有家庭人数内,但是孩子出生之后应及时向移民局汇报更新。 12. 需要在国内做的公证有哪些? […]

为什么要选择移民?

我希望你可以安静的看这篇文章,文章是转发的。文化人之间哪有抄袭呢? 背景音乐我选择了沙漠骆驼,我希望你有一点时间,可以安静的听着歌。看完。广告有一些长,不过我尽力了。 移民的理由是什么:最近在一些群里面,总能看到各色的答案,为了孩子,为了更好的制度,为了食品安全,为了逃脱。每个人都能给出自己的答案,而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专家”,也会给你各种的理由和冬季,也许你可能一直关注移民的方法,比较各个移民国家和项目的优劣,却很少探究自己内心的真正动机。我看到这篇文章,觉得说的不错。便抄袭了过来。希望对大家有帮助。对于我认同的观点,我会进行标注。而以前,我自己也写过类似的文章,连标题都是一样。汗颜了:你为什么要移民? 现总结出一些移民申请过程中的心理误区,以及解决之“道”。希望能给到大家帮助。 艰难的抉择 是否移民是摆在绝大多数面前的一道难题。因为环境、教育以及未来的诸多原因,我们动了移民的心思。或许是因为周围朋友的成功案例,又或许仅仅是因为一篇文章的影响,从此移民成了萦绕心头久久无法释怀的冲动。 移民生活有着太多的期待,异域的风情、清新的空气、先进的教育……但如果移民,我们要放弃可能更多。先不说我们熟悉的工作,我们的亲人朋友,我们喜爱的美食,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离开我们出生、长大的国家。为了新的胜过,我们几乎要抛下一切。 憧憬永远是美好的,但放弃却总是来得如此艰难。移民可能是我们这一生做过最重要的选择,是我们人生最巨大的一次改变,同时这更是一次最艰难的放弃。 对于移民这个抉择,真正想说的是,别人的体会和判断不一定就适用于你。在你举棋不定的时候,找到自己心灵深处的根源,遵从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感受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也一直和朋友说,把你所渴望的东西列出来,然后一件件的删除掉,最后留下的,是否能成为你移民的理由。如果是,那么选择移民吧。如果不是,那么选择放弃吧。我们一直觉得人生是加法。其实不是的。我们更像是自己的人生的产品设计师,我们一直在做减法,一直想去抛开一切,寻求最终我们所想要的 逃离现在的生活 移民是为了实现理想中的生活,这句话的另一面是,逃离现在的不如意。我们所处的社会有太多的问题,有时打开新闻,满眼都是无法抗拒而又总能带来负能量的事情。逃离似乎成了唯一的解决办法。 我们不能抱着逃离的目标而选择移民,而是要有奔向更加美好生活的期盼。这句话说来简单,但真正深处移民申请过程中的人,哪个又能逃离这种心态。 我们移民有诸多的不舍,不舍要放弃我们所挚爱的、美好的事物。虽然外部环境让我们经常处于情绪的低谷,或者对未来感到灰暗,但依然有太多温馨的时刻。享受过年过节亲朋团聚的热闹、坐拥互联网支付和现代或城市带来的便利、哪怕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一顿家常晚餐,都是美好的。 某种程度上,这个世界是客观摆在那里的,最大的变量就是我们的内心。移民并不是解决一切的灵丹妙药,而我们所处的世界如何,其实是在于我们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其实有时候,你需要的不是新的生活,而且是仅仅是一段旅行。 一个人的战斗 一般来说,一个家庭的移民过程都是缘起于其中一个人的信念。很难解释这种信念从何而来,又如何壮大,也正是这个信念支撑着一个家庭走完移民申请的漫长旅程。这个拥有信念的人将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压力不仅仅来自于移民申请的了解信息,寻找资源,提交申请,煎熬等待,最大的压力是孤独。 家里的父母是百分之百持怀疑态度的,即使他们冥冥之中也能感觉到,或许移民才是对后代们最好的选择,但太多的不确定性让久经风霜的他们无比担心。 唯有夫妻伴侣是可以每天互诉衷肠、憧憬未来的人,如果自己的另外一半也不上心,那恐怕是最大的痛苦了。即使另外一半也同我们一样期待移民,或许因为职业和英语的原因,除了能给你安慰,他(她)其实能做的不多。 更多的时候,是你一个人在战斗。繁忙的工作之余学习雅思,在浩如烟海的单词表和阅读材料中徜徉遨游;把孩子哄睡,开始查找晦涩难懂的移民资料,网上说法千奇百怪,怎么说的都有,面对海量信息有说不出的迷茫;学习之余,看加拿大的生活是最好的放松,未来的期盼是缓解压力和焦虑最好的解药;家人吃饭闲谈时,话题总是离不开移民,你试图描绘出最美好的未来,以说服怀疑的家人;移民已经不是一个单纯意义的申请,它更像是在追逐着一个梦,人生的梦。 是的,移民就是一个人的战斗,即使有其他移民顾问的协助,但真正担负起全家甚至是后代的责任的那个人,一定是你。为了移民而付出的努力、妥协、放弃、投入,各种艰辛只有自己知道。但这一切都值得,不管未来你会在哪里生活,不管未来你的人生会遭遇到什么境遇,有一天回望时,你会为今天的自己感到骄傲。因为你为了家人和梦想,曾经努力过。其实这里,我更想放一首往后余生,也许在这时候,才会明白,余生有人的意义吧。 未来的憧憬和恐惧 移民的过程总是伴随着各种矛盾,对或错,好或坏,得到与失去……但有可能最让我们体会深刻的可能还是“憧憬与恐惧”。 憧憬自不必说,虽然每个人的憧憬不同,但必然是美好而甜蜜的。恐惧对于每个移民家庭来说,几乎是相同的,我们究竟在恐惧什么呢? 我们会恐惧再找不到一份好的工作。你现在一定有用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业,或许在你自己看来这份工作索然无味,但你不能否认它确实给家庭带来财富、给个人带来声望、给老家同学们带来羡慕的一份事业。 但加拿大,确实远在地球另外一端,与我们相隔着世界上最远距离的陌生国度。在这里你的一切知识、认知、经验都将归零。不但我们头上的光环不再,甚至要被打回原形,想一个婴儿一样重头开始学习一切。 而我们所有的恐惧,可能都会最直观的体现在“语言”。我们能否用英语工作,我们能否用英语来吵架争取权利,我们能否用英语来教孩子的数学和文学,甚至我们能否用英语来买菜、修车、点餐、问路、看病…….? 如果你也有着同样的恐惧,恭喜你,你很可能会更加快速的融入未来的移民生活。俗话说无知者无畏,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和认知的增加,我对越来越多的事情开始恐惧,我开始变得懂得敬畏。恐惧在移民的过程中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好事,它让我们提前预知了困难的存在,更让我们对未来的不确定因素做好准备。 你很可能现在就已经开始了解加拿大的就业市场;你也一定会查找定居城市的信息,无论是房屋还是学校;你更深知,英语是决定移民成败和未来生活质量的最重要的技能。 直面恐惧意味着未雨绸缪,更意味着提前准备即将到来的困难。别怕自己会害怕!未来有一天,你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定会:“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为移民而拼尽一切 移民就像是一个魔咒,一旦埋下种子,它会在心中生根发芽,再难连根铲除。而一旦你下定决心走上这条不归路,很可能会为此不顾一切。 有太多理由值得你放弃,不能再让孩子走我们的老路,为了孩子我可以拼尽一切;再也无法忍受雾霾和勾心斗角带来的压抑,为了一个清澈的世界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当年唱出那首“再不疯狂就老了”李宇春都已经“老”了,而我们,无论如何要为梦想、爱好和感觉再活一次! 但,决心是否就代表着拼尽一切、孤注一掷? 答案是否定的,绝不是。 恰恰因为是人生最重要的抉择,才需要我们尽最大可能的规避风险,避免损失。移民后的人生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所以我们才要利用有限的时间开源节流;很多人像我一样步入中年,时间成本就显得更加宝贵;孩子在成长阶段每一次大的变化都将深刻的影响一生,更要谨慎。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能“赌”。 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只有事业的人生必定是悲惨的人生;家庭也不是生命的唯一,家虽然重要但人生也需要多姿多彩。 移民更是如此,它并不是生命的全部,也不是换来幸福的法宝。它只是我们通往幸福的一个阶段。移民不是终点,它更像是人生的另一段起点,为了这个新的起点,我们更需要过往的积累。 过好当下,珍惜当下! 最后希望你可以,Keep Going, Keep Dreaming。 I will be here for you.   […]

移民路在何方:挤破头却最终沦为低收入?

移民之路,漫长而迷惘。经历了重重困难之后,移民的生活这又是怎么样的呢?最新研究数据反应了现在多伦多种族和收入的一个统计,不得不承认,白人多数都是有钱人,而加拿大的华人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富有,甚至很多人都被标上了“低收入群体”这个标签。   结合2016年的人口普查,来自多伦多大学的教授David Hulchanski和他的研究团队制作出了一套新的统计表格,反应出了社会收入不平等,而歧视在不平等中发挥的作用使研究人员都感到惊讶。“这比我们预期的还要夸张,”Hulchanski在接受采访时说到。 收入VS.族群 这系列表格的名字叫做“全球化中的城市贫困和隔离。”据统计,在多伦多人口普查中,48%的人属于低收入群体,平均税前收入为$32,000。在低收入群体中,68%居民为少数族裔,31%为白人。 与城市的人口比例相比较很能说明问题,低收入群体在该种族城市人口比例中占比过大。比如,黑人群体,多伦多人口只占了9%,但是在低收入群体中占比为13%。 高收入人群又是另一种景象。多伦多高收入人群占比有23%,平均年收入税前有$102,000。白人大比例领先,73%的高收入人群都是白人,远超过多伦多白人占比49%这个数字,说的明白一些,虽然多伦多白人只有差不多一半,但是绝大多数都是有钱人。在高收入群体中,黑人只有3%。 再看一下对于华人的统计,据16年人口普查统计,多伦多华人有299,500,占了整个城市人口的11%。其中低收入华人有177,840,占了华人群体的59%,占多伦多13%;中收入人群有75,700人,占多伦多10%;高收入群体仅有45,440,占多伦多人口8%。 Hulchanski补充到:“钱可以购买选择权。有钱的人有更多的选择,他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居住环境。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中高收入社区白人居民很多。” 低收入群体也有选择的问题。一些少数族裔喜欢住在社区数较多的地方,这样可以让购物,文化交流,宗教服务更为便捷,完整和轻松,愉悦。 教育VS.收入 移民VS.收入 加拿大的歧视问题并没有美国那么严重,但是我们面对这个问题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Hulchanski说到。 当我们把教育,人口和收入拿在一起对比时,便能找到歧视问题的一些线索。 Hulchanski与团队一起总结了教育和收入的占比图。非常让人惊讶的是!低收入人口中,25%的人是有大学学位的,25%的人是从学院毕业。然而加在一起拿到大学和学院文凭的人竟占了低收入群体50%之多,平均工资每年仅有$32,000。Hulchanski表示:“这不科学,除非是因为歧视问题。” 另一个让教授担忧的数据是,低收入中57%是移民人口,高收入中仅有31%是移民人口。 多伦多两极分化严重,低与高收入群体都在日益增加,而中间人口在逐渐减少。这种趋势要追溯到90年代,省级与联邦政府,转移资助和减少了社会援助,伴随着减税,住房成本上升和高薪制造业工作岗位的消失,使得趋势逐渐突显出来。 Hulchanski认为,政府的政策导致了两级分化,只有政府政策可以扭转这种局面。“这种局面还要持续多久?目前还未看到改观。” […]

你为什么要移民?

上班时间写的,估计要被老板开除了。最近想法很奇怪。求口饭吃。 其实这个话题,很大,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和理由。文章是我看了知乎里面的一篇文章,让我想要整理下,里面或许引用了很多人的言语。这里我想事先先说明下。如果有冒犯,请见谅。还有这是一篇有偏见的文章。如果有意见,请绕道。知乎的链接在此 移民理由千千万,环境食物,法治诚信,个人前途,子女未来; 不移民的理由也有千千万,食物夜宵,父母亲人,乡土乡音,发展机会。 只有一样:每个人在这件事上应该是自由的。 移民的不要有优越感不要冷嘲热讽别人不要觉得留在国内的都是出不去的loser,不移民的也别觉得别人都是卖国贼说生活的好都是装面儿不要酸葡萄心理。 你的说法和想法,我想,一定是对的。只不过这里我想你可以听一下我的想法。 首先先引用下Life of Pi里面的文章,而知乎的作者也很善意的进行了翻译。 People move because of the wear and tear of anxiety. Because of the gnawing feeling that no matter how hard they work their efforts will yield nothing, that what they build up in one year will be torn down in one day by others. Because […]

BC省提名分数持续上升 到Manitoba或较容易

新的EE政策改革,现在在BC省提名未来录取分数或继续上升下,有移民顾问就建议申请者,或可考虑到曼省(Manitoba)申请省提名,相对会较容易。 一些移民顾问表示曼省(Manitoba)才刚发布最新吸引新移民的省提名政策。未来5年曼省(Manitoba)需要通过移民大量补充劳动力缺口,预计到2021年,累计开放的职业岗位达到17.78万,其中四分一左右需要通过移民来满足,也就是未来5年,应该吸引4到5万技术及商业移民。 申请曼省(Manitoba)省提名仅需有当地一年工作经验就可,而且对职业类别要求不严格,有不少BC国际生就干脆搬到缅省,计划申请省提名。 此外除了曼省外,BC国际生也可考虑申请魁北克经验移民项目(Programme de l’experience quebecoise,简称PEQ),国际学生在进行18个月(1,800小时学习时间)的职业技术培训,获得职业学习文凭后,无须工作经验,可申请永久居民签证。他说,当然还是需通过法语检定(DELF或TCF)B2程度,或者法语认证班。 […]

澳洲脑洞大,特设过渡期移民

想拿到PR似乎在哪里都不容易。多少海外学子辛苦奋斗,但是面临的却是一个又一个阻碍。我们帅气的土豆,上台之后,忽悠了一把,结果移民政策变得如此不堪。我想说,说好的让留学生多多留下来呢?说好的放宽移民政策,说好的,Bill C6改回3年五年的入籍政策呢?说白了,土豆也只不过是一个花瓶吧。 抱怨了一通,我放眼世界,我突然觉得加拿大的政策还似乎可以接受了。为什么? 因为,澳洲尽然很牛的,准备设置一个签证,叫做过渡期移民。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那么什么是过渡期移民呢? 过渡期移民也就是签证申请者在获得永居权之前,将会获得一项临时的签证-“过渡签证”(provisional visa)! 这也就意味着,一名签证申请者在毕业后,如果想申请独立技术移民,在考过了雅思,申请了职业评估,通过了打分测试之后,他们也无法直接获得PR! 而必须经历一段临时签证的等待期,在通过了等待期之后,才能够获得PR! 这段时间,是不享受福利的。简单的说,澳洲政府的意思,来啊来啊,来打工,我想你们提供劳动力,但是我不想给福利。 我想说,这都可以,我服。 临居—永居—公民,以后就变成了 :临居—过渡—永居—公民, 那这个过渡期有多长呢?可能是一年,可能是三五年,文件中没有具体指出。这个政策有一些和加拿大的结婚移民的考核期有一些类似。 加拿大是否会跟进呢? 这么想起来,我突然觉得加拿大的移民政策真的和澳洲这个妖艳贱货比起来,好单纯好不做作。 再看看魁北克PEQ,我觉得我幸福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下面我们就拭目以待吧,2018年大选,加拿大的移民政策又会怎么变化? […]

Bill C6 法案进程的讨论

Bill C6 法案是对哈伯政府时期通过的Bill C24法案的一种更正。对于国际留学生入籍更加友好,其中包括了居住之类的要求。本文主要是跟踪这个法案的进程。我最近一直在追踪这个法案的进程,这里呢,我也想好好的来更新下进程。 Bill C6 Update: 2017年10月04日,今天确定Bill C6在今年10月11日开始生效。新的表格还没有生效,请等到10月11日,再去下载。我想这应该算是一个终点吧。感谢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博客。 2017年六月19日 着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更新这篇文章了。今天Bill C6已经完成了Royal Assent,成为了法律,大家所关心的3/5年,还有回溯一年的政策会在今年秋季正式实施,具体时间还不知道,但是在CIC的网站上,是这么写的 2017年六月十五日 今天Senate投票通过了。下面就等Royal assent. 想起来也奇怪,2015年的6月19日Bill C24通过了,两年后,又被打回原形。可能有人会问什么时候生效呢?这个问题我也没办法回答。最好是下面的2-3个月内可以生效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周应该会进行Royal Assent。到时候就成为正式的法律。可能有一部分会马上生效,但是很大一部分会根据情况公布具体的生效的日期。 但是现在我所考虑的问题是会不会有很多大量的申请一次性进来,结果拖延了进程呢?而我现在主要的讨论的是入籍了吧。最后感谢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博客,一年多所经历的起起落落,希望到时候可以一起入籍,好好的去浪。 2017年六月十四日 我希望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更新这个文章了。目前的情况是Senate会在今天讨论Bill C6的修正案的修正案。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今天会通过,那么下面就等生效了。这么久了。我想终于要迎来一个结局了。虽然我本来想去年就可以结束的。感谢大家关注这篇文章。 2017年六月十二日 今天普大喜奔下,因为终于今天晚上,HOC好好的讨论下,对于修正案,否决了年龄这一条,但是好消息是明天会进行投票,然后重新回到Senate(希望Senate可以认可HOC的修正案)。如果没问题的话,嗯嗯,Bill C6极有可能在国庆节通过。虽然什么时候实施还是问题。不过总比一直踢皮球的好。也有可能Senate不认可HOC的修正案,重新发回HOC,但是我个人觉得可能性比较小吧。我们还是好好期待明天的投票吧。 2017年六月二日 我知道很多人在关注Bill C6的进程,而且最近经过了很多媒体的宣传,感觉明天就会通过法案的感觉。其实并不然。媒体的乐观,和我的悲观似乎有很大的差别。最近我也很少在关注Bill C6的进程,原因如下: 近期内,感觉他们不想讨论,但是我个人感觉六月份应该会出结果。 而且相比较而以Bill C6,对HOC这群人来说没有那么紧迫 2017年五月二十三日 我来总结下吧,过去发生的事情,现在Bill C6在HOC,而在五月29日,他们会重新开始工作,对的,他们应该放春假了吧。那么问题来了,五月29日之后他们会开始讨论Bill C6吗?说老实话,我并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应该会在五月29日开始讨论Bill C6。不过下面问题来了,HOC会全盘接受Senate对Bill C6的修正案吗?我也不知道,不过请参考下Bill C4和Bill C7 不过还是好好期待六月份吧。 2017年五月三日 感觉还是应该来更新下,现在Bill C6的状态是Consideration of Amendments made by the Senate,球踢回了HOC,但是我觉得应该通过时没有太大的问题的。只是希望时间上可以尽快。在7月1日国庆节前夕实施有希望吗?我觉得是有的。但是这个希望有多少?我也不知道。只是希望HOC不要扯皮就好了。 然后请看网站http://www.parl.gc.ca/LegisInfo/LAAG.aspx?Language=E&Mode=1 同时期的Bill C-4,现在还没有通过。这点让我很心痛啊。 2017年五月一日 […]

涨姿势 加拿大移民部是如何辨别真假夫妻的?

感觉这个可以学习下。恩恩 夫妻关系,在加拿大移民法定义为:“正式登记的婚姻”和“事实婚姻”,目前移民法也接受同性恋的关系。这里重点介绍“登记婚姻”和“事实婚姻”。加拿大移民法给予夫妻间的家庭团聚移民担保以优先处理的待遇。一般,目前在北京、香港或台北,夫妻间的团聚移民申请,最快可以在一年内处理完毕。 夫妻间的团聚移民审核过程中的重点,是对于婚姻关系的真实性的审核。为此,移民部专门制定了一套有针对性的《作业规程》。就如何辨别假的婚姻关系,作出了一系列的指导性的规则。这些规则是移民官在审核真假婚姻时的依据。 “登记结婚”,比较容易从形式上来认定。只要有合法的结婚证书,不论是加拿大完成的,还是在境外完成的,都可以接受。“登记结婚”,虽然容易在形式上满足移民法的规定。但是,确有许多申请案,其婚姻的内容是假的。 “事实婚姻”(common-law relationship),由于双方没有经过结婚登记,所以,无法提供婚姻关系的书面证明。就必须要从双方的关系的实质内容来确定是否有真实的事实婚姻存在。 一、 辨认真假婚姻的依据: 移民部制定的《作业规程》的原则是:移民官应该站在一个合理的、正常的人的角度,从整体上来考察当事人的全部情况,最后,判断该婚姻是真的还是假的。这项原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如果当事人之间的婚姻,因特殊原因,与一般的夫妻有所不同,移民官就很可能站在一个普通人的角度,随意判断该婚姻是假的。例如,当事人结婚时,可能因故没有举行正式的婚礼。移民官就可以站在一个正常人的角度,认定这个婚姻是不真实的。所以,凡是有不正常的情况的发生,就必须对移民官解释得非常清楚,让移民官理解,一个正常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结婚,就是会这样做的。 《作业规程》特别提醒移民官,当事人是应该提供他们的婚姻关系的照片。但是,照片是可以做手脚的。例如,时间和人物,是可以是不真实的。 必要时,移民官会需要到家庭住址去实地考察。确认当事人的婚姻生活状况。 《作业规程》规定,移民官应该考查以下这些事实: 当事人对他们的配偶的个人背景,历史,以及家庭状况是否非常了解? 被担保人的本人在加拿大的移民身份,以及双方结婚的时间点?例如,一个被担保人在加拿大的学生身份过期了,其签证延期的申请也被拒绝了,然后,此人很快就结婚并申请团聚移民,这样的情况就是应该注意的。 当事人是否在很长时间内一直在设法移民加拿大?例如,一个海外的配偶,以前曾经申请过加拿大技术移民,曾被拒过。现在,与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结了婚。也是要注意的。 当事人是否以前曾经结过婚?例如,双方都有过去的婚姻史,或一方是有婚姻史的。应予注意。 当事人的过去的婚姻是否已经彻底结束了?当事人与前配偶分居的时间长短,是否合理?例如,当事人一方刚刚完成一年的分居,匆忙离婚后,又结婚了。这是需要注意的。同时,有的当事人声称分居很久,但是一直没有离婚。最近,突然离婚,又重新结婚。这也是要注意的。 双方当事人是否能说同样的语言? 双方互相认识的过程和时间的长短? 婚礼的状况? 婚礼的状况是否符合当事人本民族的习俗和当事人的宗教信仰的规定仪式? 二、 辨认“事实婚姻”的真实性: “事实婚姻”(common-law relationship) 是没有婚姻登记等仪式的婚姻。认定其真伪之难度在于,如何区别“同居的男女朋友”和“事实婚姻”。 移民部的《作业规程》中规定,认定一宗“事实婚姻”的依据是: 双方是否居住在同一个住所,还是住在不同的地方?例如,一对“事实婚姻”的夫妇,住在两个不同的国家,这是要注意的问题。 互相对对方的忠诚度,和互相承诺的程度?例如,如果一方除了自称的“事实婚姻”配偶外,还有其它的性伴侣,这是要注意的事实。当然,当事人自己不一定会承认还有其它伴侣,但是,可以从一些相关的资料信息中加以判断。 双方是否有共同的生活?例如,是否有共同的房产?联名的汽车? 相互的依赖性的程度?例如,身体上的、情感上的、财政上的、和社会关系上的; 双方关系是否属于永久性的?长期的?持续性的? 当事人是否以夫妻名义一起在公共或社交场合出现?(例如:他们以夫妻名义参加社会活动和与家人相处的态度和方式) 当事人是否被其它人认为是夫妻?例如,当事人的父母、子女、其它亲戚、同事、朋友,是否认为他们是夫妻? 双方是否有共同的孩子?该孩子真的是这对当事人的共同的孩子吗? 如果还没有共同的孩子,当事人对对方的孩子的照顾? 互相的照顾,例如:双方分担家务的方式和习惯如何?谁负责做饭?谁负责洗衣? 经济上的互相支持(例如:财务上的安排,不动产的所有权)? 从加拿大最高法院在M。 v。 H。一案中所做的判词来看,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夫妻关系是一种持久的关系。要被认定为“事实婚姻”,当事人必须要证明,他们两个人在财政上、社会上、情感上、和身体上都是相互依赖的,他们共有一个家庭并共同承担相关的责任,他们彼此之间有认真的承诺。而那些正在约会,或是正在考虑结婚或建立同居配偶关系的人,都还没有真正建立起夫妻关系,包括那些想要住在一起来试验彼此关系的人,都不能被认为是“事实婚姻”的夫妻关系。 根据加拿大目前的法律,如果当事人与另外一个第三方曾经有过登记结婚,目前还没有离婚,但是已经与该第三方分居,同时,他已经与目前的“同居配偶”共同生活超过一年,他与该“同居配偶”的关系就可以被认定为“事实婚姻”。他们之间就可以互相担保。 […]